充磁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充磁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爱恨掺半怨时事错乱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50:00 阅读: 来源:充磁机厂家

倘若不曾遇见,倘若不曾相恋,会不会结局不同?时事错乱,爱恨掺半。

——题记

文/语亦凉

落城的四月,红药花开。残砖败絮,终掩不住几分艳。为君放,奈何君去不复返?

那季花开,独倚桥头,任微风拂乱发稍。喧闹的人群,扰乱眼眸。一不留神,手中的玉石坠入了水中。小心翼翼地走到河边,清澈的河水,泛起层层白浪。脱下鞋子,挽起裙摆,吓乱了嬉戏的鱼虾。你从后面一把抱扯住我,眼里满是慌乱,“姑娘,别想不开,你还年轻。”我愣住了,回过头忘着你,“什么想不开?我只是去捡那块玉而已。”说着指着水里的那块玉。你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。

岸上,看你一身狼狈,我忍不住捂住嘴巴笑了起来,而你只是尴尬地看着我。红艳的芍药,映衬着你羞红的脸庞。你回过神吞吞吐吐地对我说:“姑娘,没事的话那我走了。”说着你便转身要走。我冲到你前面拦住你,“是我害你成这样,先去换身衣服吧。”你只是低头沉默不语,半响,轻轻的点头。

我家世代以种芍药为生,粉的艳丽,红的妖娆,白的透彻。到家之处必经过后院,后院种的都是芍药。此时正当花季,朵朵花开,很是好看。你忍不住停下来观望,指着一株花好奇地问我,“牡丹?”“不,芍药。”我果断地回答。你问我什么名字,我指着满院的花,你喃喃道,“芍药,人若其花。”我没说话,你也没再多过问。

等到你换好衣服,我让管家把你留下吃饭,你没理由拒绝,也只好答应了。因为爹常年外出经商,家里只有我和娘而已。饭间娘问你,“公子为何只身一人?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?”你摇头,“夫人不是的,我是刚从外回乡,只是家人都已离去。”说罢你眼眶湿润,起身倚在窗边。

娘把你扶到桌前坐下,“公子若不嫌弃,便留下吧。”你只是点头答应,娘心疼地看着你。你擅长书画,常独自一人在后院一坐就是一天。常独坐后院,一坐便是一整天你笔下的芍药总是栩栩如生。人们都慕名来买你的画,我却只是偶尔去后院陪陪你,给你送些吃的。

本来后院雇用了几名工人打理芍药,而你却劝说娘退了所有工人,整日独自一人待在后面忙个不亦乐乎。盛夏的天气异常燥热,火红的骄阳,映衬着满院的艳。你总是不嫌麻烦地一一浇水、施肥。酷暑难耐,你却顾不得拭去额前的汗渍,我只好走到你跟前,轻轻地为你擦去。你只是傻傻地对我笑,然后牵着我的手一起穿过后院,走到桥头。夕阳夕下,你我并肩倚在桥上,脸上写满的都是幸福。

你喜欢独坐亭子中抚琴,我总是闭上眼静静的靠在你肩上睡着了。悠扬的曲调,荡漾在院内。那时的时光,平凡却让人易满足。我们的一举一动娘都看在眼里,某天,娘把我叫到屋里,“芍药,你这么大的人了,娘也不好干涉你的感情问题,可是你要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,你和他会幸福么?”我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就够了,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。”娘只是轻叹。

几天后,苏家公子苏辞上门提亲。本来娘急匆匆地催他走,可碰巧爹刚好外出回来。而爹一向对苏家印象很好,所以把苏公子留下吃饭。管家慌慌张张地跑到后院,“小姐,老爷回来了,还有那个苏公子……”没等管家说完我便急匆匆地跑到大厅。

爹正在和苏公子喝茶,闲聊。见我慌乱地跑到大厅,一脚摔在门栏边,都愣住了。爹无奈地叹气,“小女自小缺乏管教,忘苏公子见谅。”苏辞只是轻轻摆手,小心翼翼地扶起我。我推开他,跑到爹面前吼道:“我并不喜欢他,凭什么要嫁给他?我那样会幸福么?”啪的一声,爹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,我踉踉跄跄地走出去,泪水肆无忌惮地掉落。

此后,苏辞总是来找我,而我总是避而不见。如今爹已不在家,娘对我的事也无可奈何,只是悄悄的替我打发他走。

眼看着,你留下来已经一年了,我们也越来越离不开彼此了。某天早上,我做好早餐替你端来,你正蹲在花边仔细看着什么,我好奇地看着你,你发现了我的存在转过头对我淡淡的微笑。我招呼你过来吃饭,看着你把所有的饭菜吃的干干净净。

你从房间抱出琴,坐在亭子里,我坐在了你身旁,你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,我便把头轻轻地靠在上面。婉转的琴声,伴着阵阵花香,回荡在院子里。静静的闭上眼睛,感受着每一丝温存。

又是一年草长莺飞,你带着风筝牵着我的手奔跑在三月的春光中。梨花正艳,散发着淡淡的香,正如当时如雪般纯净的爱情。我坐在草丛中,注视着你,微风缠绕着你的发尖,正如我对你今生无法割舍的依恋。风筝越飞越高了,你轻轻坐在了我身旁,把风筝线给我,“芍药,我就是那风筝,不管我飞多远,只要你一拉线,我便回来了。”“是么?”我自问。“要是线断了呢?那风筝……”你伸手捂住我的嘴,不让我说下去。

已是一年一度的花季,落城的芍药数我家的最艳。因为你的精心照料,今年的花枝显得格外繁盛。今天,举办落城花节,一大早便起床。倚在窗台,一不小心抖落了手中的茶杯,神情恍惚地看着地上的碎片,内心惶恐不安。一个箭步冲到家门外,大街上所有人都东躲西藏,尖叫声不断。随便抓个人问问,“这是怎么了?”那人慌慌张张地说:“姑娘,快点逃命吧,敌军快要打进城里了。”我满脸茫然地看着人群,不知所措。你从后面拉着我,拼命地跑,跑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诉不尽的是满腹惆怅。我静静的走到你跟前,你抬头惊讶地望着我,我忍不住泪流满面,一把抱住你。你却挣脱我的双手,转身背对我,“芍药,嫁给苏辞吧,他对你很好,而我给不了你幸福的。”我转身冲向城外:没了你我还怎么活?你突然拉住我:“芍药,既然你甘愿受苦,那你等我好么?”我点点头。

次日,敌军再次入侵,全城征兵,你被迫加入了其中。时事错乱,怎容你一个文弱书生?你却坚定地对我说:“芍药,等我。”我依旧坚定地点头。芍药,将离,注定了的离别,无可奈何的爱恋。芍药花开,将离……

岁月,不知翻去了几页篇章,时间,凌乱了浅淡的记忆。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花常开,赏花之人却常是陌生面孔。

一日,马蹄声惊醒睡梦,推门,你一身白衣映衬着鲜艳的红,我跑到你跟前,你却怦然倒地。身边一株原本洁白的芍药花却沾满了鲜红的血液。红的妖娆,红的刺眼。你对我微笑,伸出手摸着我的脸说:“芍药,我回来了。”指尖悄然划过面庞,我拼命呼喊着你的名字,握着你的手,只是曾经温暖的指尖渐渐冰凉。掏出怀里的匕首,划过手腕,愣愣的起身,任凭血染过小径,走过你曾来过的路,只是不再有你的身影。

躺在你身旁,轻轻闭上眼睛,我看见你微笑着向我走来,那时的落城,满城花开。

后续:

不知道谁不断地呼喊着我的名字,醒来时看到身旁满是陌生人。“公子,她醒了。”有个女孩朝门外面喊道。看见苏辞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“你没事吧,你娘我已经安顿好了。你别乱动,好好休息。”我只是背过身默默流泪,我太自私了,怎么能狠心抛下娘了,你之所以这么做是要我活下去,而我却……

我最后还是嫁给苏辞,他一直都对我对娘都很好。只是时常独自哀伤,那季花开,那些深深刺痛心间的红。你说的等待,原来如此的遥远,却只得待来世能够再次相恋,那时我宁可与你化作山间一对平凡的夫妻。

爱恨掺半,怨时事错乱,只待来世再度相恋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