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磁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充磁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张国立对儿子动过武动过情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7:01:55 阅读: 来源:充磁机厂家

div>

比起荧屏上那铁齿铜牙的纪晓岚,现在的张国立明显要消瘦得多。一袭灰色夹克,一顶棒球帽,整个一个北方汉子的休闲装束。“对不起,久等了,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,平实的语调中透着真诚的歉意。其实他并没有迟到,是我担心堵车迟到提早出门了。

“让我们开始吧,抓紧时间……”一落座,他就直奔主题。拍了一天的戏竟然没有显出一丝的倦意和疲态,难怪圈儿内的朋友都告诉我他是“拼命三郎”。

张国立曾经把儿子赶出家门

张国立的前妻,也就是张默的生母罗女士曾经是四川人民艺术剧院一名优秀演员,现在在上海、北京两地做影视剧策划工作。两人的儿子张默在成都出生,从小跟着罗女土长大。张国立和前妻常教育张默,要好好做人好好学习,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平安。

为了从小培养张默的艺术修养,张国立和罗女士省吃俭用,给他买了一架钢琴。在16岁到18岁这 3年间,张默疯狂地喜欢上了摇滚乐,想当一名大歌星。每天背一把破吉他,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,在家里叮叮咚咚猛弹,吼一些‘他们家狗听了都打哆嗦’的音乐,这让父亲张国立非常反感。当时的张默成了父亲眼中不可救药的“问题孩子”,张国立把他赶出家门,每星期只给他100元生活费。张默就和乐队的成员啃馒头、吃咸菜,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出一张唱片。那时张国立和儿子最大的矛盾就是——他认为给儿子铺了一条正路,可儿子偏不走。夫妻两人对儿子都快丧失信心了。但后来张默突然醒悟了,他又爱上了戏剧表演,他发现学习表演比音乐带给他的快乐更多。为练形体和讲好普通话,他天天和同学排演小品,一练就到深更半夜。后来终于考进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中央戏剧学院。进入中戏后,张默与老爸的关系也改善不少,可他们在一起话一直都不会太多。

儿子张默最近陷入了是非的漩涡,扯进了殴打同校女生的事件中。张默说过这一句话让做爸爸的张国立挺难过的:其实我不能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,同学之间哪怕发生一丁点问题,人家都会说别以为你是张国立的儿子你就怎么着了。“在某些时候我给他带来的并不是积极的东西,有时候甚至是负面的。”张国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良久才说“我无法去面对……我希望他能走出这个阴影,能够在将来的日子里面顺心一些,作为一个成年人,我想经历这样一个波折,本身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情,心灵上的创伤虽然难以抹去,但对于生活给予的这种经历,我觉得他还是应该感恩的,我想这也是一种人生的财富。”

“我们的社会有很多的制度,它们起到了一个规范的作用,不光说是道德行为的……如果你能够对自己约束,使自己行为符合规范的话,你就是幸福的,而你老是要和这个东西碰撞,那你就会觉得到处都是不圆满的。我跟他讲心灵上的富有与贫穷,恶多了以后这个人就是贫瘠的,反之善多了他就是富有的。他听后有变化,我想人就是这样,当你真正懂得生活以后,你会怀着一颗感恩的心。”张国立用充满感性的语调道出了对儿子的希冀。

张国立是一个演员,他想得更多的是给人塑造不同的角色,不断的有作品出来。若不是这样,他可能会给儿子的时间稍微多一些。但他没有办法说是否在这件事上亏欠了儿子,他觉得不可能因为他陪儿子的时间长一点,孩子就会按照他的想法去成长,因为现在孩子的成长环境和他们那时候不一样,不像他父亲打他他会牢记一辈子当初挨打的原因。

儿子张默子承父业,也走上了演艺的道路。张国立并不赞成。他其实希望儿子能去读大学,学其他的专业。然而儿子喜欢这个行业,他也就不特别强求他做什么了。

谈到儿子,张国立流露出慈父特有的微笑。对于儿子的表演才能忍不住夸了起来:“我们俩去年在云南演一部戏,我发现他演戏的感觉变化非常大,所以我认为这3年的学没有白上,中央戏剧学院还是把他培养成为了一个很好的演员坯子。”

张国立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儿子能够走出阴影,未来的日子能更顺心点。

从艺为牛棚里的父亲

如今大红大紫的张国立并不是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,打记事起,家里唯一带点儿艺术味的东西就是一把没有弦的京胡,兄弟几个就把这京胡拿着当枪玩。“前面有把,后面有一个筒,”张国立边说边比划,“感觉特别像枪。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。我走上这条路也非常巧,就是因为我会说普通话,所以从1971年开始做报幕员。”

张国立得知自己被上调文工团时,步行15公里山路将这个消息告诉关在牛棚里的父亲,父亲的激动至今仍然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中。

“我记得非常清楚,我爸一听就特别兴奋,说‘去去去,这说明你爸现在没问题了,政治上有问题的话,他儿子是不能到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去的’,所以可以说我当时去宣传队也是为了他。”

让父亲高兴一直是张国立的心愿,在命途多舛的生活中,父亲那深深的一瞥始终鼓励着他。

文革的时候,很长时间家里没有父亲的音讯,张国立的母亲非常着急,有天晚上突然传来敲门声,母亲问:“是谁?”父亲就在门外答应了一声,母亲一下子就哭了。那时候他们家不大,就一间房,几个孩子都已经躺在床上了,此时几个小孩都探头看,门开了以后看见一个小老头,非常苍老,他穿了一件蓝色的棉衣,带了一顶蓝色的圆帽,进了屋子以后挨个看孩子们,那一次那一眼让张国立印象特别深刻。

小时候的张国立是一个乖巧的孩子,学习成绩挺好的,用他的话说一条杠、两条杠,三条杠都扛过。从小都是听爸妈的,从来没有跟父母顶过一次嘴。他是个很传统的人。

“因为父亲对我的教育就是几句话,比如说你错了,爸爸就啪啪俩巴掌,我今年这么大岁数了,还记得我爸爸为什么打了我,到现在都记得住。所以记得张默小时候我也打过他,我觉得这个教育应该就是这样的,但后来发现不行了,现在他21岁了,又经历了很多事情,我觉得他成熟了许多,我们俩能坐在一起聊天了。”

以张国立目前的能力地位,应该说可以给予自己的父母和儿子很多很多的照顾和幸福,可事实呢?父母虽然接到了北京,但他们却这样抱怨这“说这可倒好,原来住在成都,你还回来瞧我们,现在住一块了我们却见不到你了。”张国立的内疚之情溢于言表。“我一想,可不是嘛,在此之前我和邓婕还安排,不是我就是她回去看看,要不然我俩就一起回去看看。”

浪漫顶多就是

邓婕对他的一种关心

“我的内心充满了漂泊感。”

有很长一段时间,张国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属于哪儿的人。是呀,他生于天津,长于陕西,在贵州参加工作,后来到了四川,目前又在北京打拼。

“但是我一直将四川看作我的故乡……”

四川,毕竟是张国立开始演艺生涯的地方,17岁那年他进入了成都的铁路文工团。这是一个综合性的文工团,设有京剧、舞剧、话剧等演出班子。当年的张国立是铁路系统的一名工人,通过工地文艺汇演的方式才被发现并上调至文工团。他从学员做起,一干就是10多年。文工团的生活几乎每天都是坐火车、汽车,到了一个地方就搭台演出,演完后连夜拆台,继续下一轮的奔波,如此循环往复。繁忙的演出和大家庭式的生活给张国立留下了深刻的记忆,而他的的表演基础就是在铁路局文工团里打下的。

在四川,理想得以施展,张国立是幸福的。上苍也在这个时刻赐予了他更大的恩惠,那就是遇见了现在的夫人邓婕,从相识到相爱,从过去到现在,从四川到北京,俩人携手走过了风雨兼程的日子。

第一次和邓婕认识的时候,她在四川拍摄《红楼梦》,那个时候张国立觉得邓婕的年龄太小,总担心她是不是能把王熙凤演好。他常常会和她聊这部戏,然而邓婕那时很自信。两人最终走到一起是在拍摄电视剧《死水微澜》的时候。这部戏是在邓婕拍摄《红楼梦》的间隙完成的,她觉得张国立的表演很不错,所以常常会问他一些演戏的感觉,两人的感情就是在那时候慢慢发展起来的。

结婚后,张国立一部接着一部的拍戏,几乎没有空闲的时候,夫妻俩也是聚少离多,但他觉得这种分离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事情。

“我是属于那种做事一根筋的人,当我干一件事情时其他的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,而且我不会刻意去说些甜言蜜语什么的,这方面我好像比较弱,所以我觉得,她可能比较了解我,最近几年,因为我又要拍戏又做导演,还要做监制,她每次担任执行制片,实际上是管理剧组,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还算多。”

生活中的张国立是如此平淡缺乏浪漫。前一段时间邓婕在接受央视《艺术人生》的访谈时,编导本来准备代表他给夫人送花,结果张国立说你千万别送,因为邓婕不会相信。所以这束花的情节最后就取消了。“我说她不会相信这是我做的事情,我们之间,她也是慢慢习惯的。”张国立淡淡地说道。

张国立觉得浪漫顶多就应该是邓婕对他的一种关心,他感觉到了,也很感动。有一回,邓婕发现他坐在中式椅子上看剧本很累,就送了一个垫子给他,他会跟她说谢谢,心里面还挺感动的!

难以想象,原来这就是张国立心中的浪漫。然而这就是生活,温暖而又平淡,触手可及。

“邓婕是一个极其聪明而又大气的人,她很真挚,也很单纯。我们俩发生矛盾好像从来就不过夜,你错在哪儿,我错在哪儿,吧啦吧啦说清楚,好,这件事情就过去了,烟消云散了。我觉得,有时候她比我还大度,我会去想这件事情,她不会去想。”

20多年的夫妻,张国立夫妇俩多的是理解,多的是宽容,多的是相互欣赏。

这些年,张国立的事业可以说一直处于上扬状态,可是邓婕的高峰其实还是在《红楼梦》中塑造的王熙凤这个角色。为了丈夫,为了丈夫的事业,她牺牲了很多,既要替张国立管理剧组,又要替他照顾整个家庭。

一天晚上,张国立在云南的宾馆里看完了台湾大选的电视后,一个朋友“啪”地把电视调到中央台,一看是《红楼梦》,就再也没有换台,看完以后张国立就说,到现在看这个戏,还是觉得拍得非常棒,邓婕的表演也很出采。20多年前他们这个剧组用了3年零3个月来精心打磨这部好戏,真是值。但同时又觉得亏欠了邓婕一些什么,毕竟,姗巴自己更多的精力贡献给了这个家,她已经不可能像从前那样去追求艺术,在今后的日子里或许她再也没有可能超越那个高峰了。这对于一个演员,一个艺术家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现在的张国立在北京,甚至全国可以说已经成了一个大腕,功成名就。可他却没有大腕的派头,依然是拼命工作,一部戏没有拍完,就着手下一部的拍摄准备,工作起来往往是披星戴月,总是第一个来到片场,每天睡眠只有5个小时,所以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工作狂。

“我在这种工作节奏中,能享受到一种幸福,既然是幸福快乐的,那我为什么不去享受这种美好呢?我曾经经历过这样一段时间,没事干。那是很痛苦的,是找不着北的,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状态,特别茫然,而且还会生病。如果说我这个戏拍完了以后,下个戏还没定,这中间有一个月的话,那我一定要生病,所以邓婕也知道这个规律,就让我一个接一个的忙活去吧。”

张国立会工作,也会休息。拍片的间隙,他一靠椅子就能睡着,这样积小睡为大睡,可以捞回不少休息的时间,以至于剧组人员都将他的椅子称作魔椅,争着坐上去试验,可他们不行……这把椅子也是夫人给他买的一张“爱心魔椅”。

戏里戏外的“黄金铁三角”

演艺生涯给张国立带来的是无尽的忙碌和充实的内心,也给他带来了人生的伴侣和知心的朋友。张国立、张铁林、王刚组成了圈内外闻名的“铁三角”,戏里戏外永远都是这样默契,充满意趣。

在王刚和张铁林面前,张国立说自己几乎没有什么个性可言,他们俩随便就能收拾他。王刚最了解他,知道有时候张国立这个人比较好较劲,所以他特别懂得怎么样“调理”张国立。王刚经常在张国立较劲的时候走到他跟前来,在他脑袋上摸摸说:“立立,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,乖!”弄得张国立哭笑不得,最后只能无奈地笑笑,这一笑就什么气都没有了。

张国立和张铁林都是在陕西长大的,而且老家都是天津的,他们两人经常会用陕西话聊天,张铁林有很多陕西的朋友经常会给他带点陕西的特产。有时候张铁林就故意在张国立面前显摆,吃一口,吃一口,故意馋他,张国立忍不住就会到张铁林的助理那边去抢,其实张铁林早就跟助理讲好了给张国立备一份。然后张铁林会故意说他助理:“你咋这个样子嘛?啊?你明明知道我爱吃的,你怎么就给他了?”他们俩常用陕西话互相逗着玩。

虽然在生活中,3个人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但在拍戏的时候大家都是全力以赴,没有半点马虎眼。

“现在拍戏都是同期声,我们3人在一起拍戏就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,就是较着劲,说词一遍过。我从来没有见过像王刚一样背词那么溜的演员。可是我的词太多,而且事情又多,但是我得逼着自己把词背下来。”

张铁林呢,永远忘词,一忘词就呸呸呸呸呸,再来再来。次数一多了张国立就对他说你怎么不认真呢,你也好好背背呀。因为大家最后都熟了,所以有时候张铁林一错,底下的工作人员就一起呸呸呸呸呸,打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错过词了。有一回特别逗,张铁林要说很多很多的词,他说不上来了,就设计了一个动作,抓了一把瓜子在那里吃,演技还特别好,但张国立和王刚都知道他把词全写在手上了,但观众一点都感觉不到。

张国立对生活是感恩的,所以生活中的张国立总是用加倍的工作热情投入节目制作中。最近,他刚完成一部戏《五月槐花香》,当问及这部戏是否是最满意的一部时,我原以为他会回答如以往某些人那样说“下一部”,但他却说,从演员的角度,导演的角度,整体的角度来讲这是一部很完整的戏。

“当我做完了最后一集,本来很轻松的,说要赶飞机了,结果一回头,我的领导,工作人员,录音师都在抹眼泪。我问他们好吗?他们都含着泪点点头。他们的那种感觉挺让我感动的。我突然觉得,哦!这件事完了,我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不错的事情。”

毕竟张国立是性情中人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